Station 2 platform registration
Station 2 platform registration www.find3.top www.find3.top

 绿绿虫是一种很笨的虫子,我不知道它是迷途还是好奇,常常飞到院子里来,便开始了电视中的撞机表演,东一头西一头的到处乱撞,直到一头栽到地上,运气好的慢吞吞的爬起来晃悠悠的飞走了,运气不好的撞个脚朝天,翻不过身,活活的渴死饿死了,过几天扫地时便见它干枯憔损的尸骸,我从不捡它玩的,因为它的身上有股浓烈的味道,连鸡都嫌弃它。

不翼而来的还有一种褐色的大知了,常常是天快黑的时候,忽的一头栽下来,“嘭”的一声砸在地上,吓人一跳,明明坏了翅膀,却不死心的使劲扑腾,还一个劲儿的尖叫,惹的那本来就要进窝的大公鸡,昂首阔步的踱来,循着它的叫声,两三下就让它肝脑涂地,一命呜呼,真的是活脱脱应了那句话,no 作 no die。

最为恐怖的便是那房檐上的大蜘蛛了,太阳出来的时候它就躲进那些阴暗的旮旯里,只留守着一张空乏、残旧的网,日晒风吹。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它就冒出来紧锣密鼓的织补这网,稳当的等着美食来自投罗网。小个头的还好,你想着它是在捕蚊子或捉苍蝇,心里便会安然轻松很多,可是个头大了,便不免心中惶惶。从下往上看去,鼓鼓的大肚子下栅栏一般长而密的腿,浑然天成的一张好网,它就这样在你的头顶虎视眈眈,伺机而动,撒下那天罗地网,逃也无处可逃......

万万不敢多看多想,不然就要入到梦里去了,便是一宿缠身的噩梦。

对于大多数虫子我都是怕的,而唯独蟑螂我是恨远超过怕的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它就一家老小悠哉乐哉的出动了,爬杯盘下碗盏,到处肆虐,头顶着妖娆的触须,洋洋得意的飘来绕去,让人恨的牙痒痒,恨不得手起刀落杀它个片甲不留,可是蟑螂行动迅速,且无孔不入,很难捕杀。俗话说:小不忍则乱大谋。www.find3.top

这时便需要深吸一口气,平复一下心情,才能更好的收拾它们,我采用的是标本兼治、双管齐下的战略。杀蟑饵盒;沿着它们的活动路线,一路贴下去,里面有一种饵剂据说沾到它的蟑螂就会中毒而且一传十十传百,像瘟疫般蔓延开来,从根本上让它们断子绝孙。蟑螂屋,放在它们经常聚集、出没的地点,撒下诱饵,诱它们踏上那粘连的纸片,一旦踏上便不能动弹,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只有活活的饿死,有时我也会费些心力,故意的围追堵截,将它们赶进蟑螂屋,看着那些七零八落的蟑螂尸骸,真是好不快哉。

Station 2 platform registration